瀏覽單個文章
吉他之繩
Senior Member
 

加入日期: Dec 2000
文章: 1,146
引用:
作者Earstorm-2
我不是一個詩人, 無法用太過於美麗的方式來看待實際上的現況.

打從很早開始, 雖然沒有很偉大的上街頭抗議也沒有如機車黨般偏激的訴求.

但總是默默的在能力範圍內做好一個身為人的本質以及顧慮好社區還有周遭.

打從去年起我放棄了, 有什麼值得幫助跟拯救的? 貪婪以及更多的貪婪.

每一次懷抱著理想都是一種煎熬,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跟徘徊.

最低限度在工作上至少還有個標準可以遵循, 這已經無關乎一個做人的基本.

或許台灣在某個未來可以因為太過於腐敗而終於有意識要破而後立.

但我已經犧牲太多時間跟精力, 滿身刀槍劍靶, 以及畏縮在一旁的人, 累了.

一個既然扶不起來的阿斗, 不如就讓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來取代吧.

這或許是我個人感覺,講一下實際例子比較不會讓人覺得我在打高空。
我家附近有一個老太婆,東西亂放,曬棉被曬到馬路上,燒金的金桶放在別人的地方,自己的停車位當做資源回收用,不夠的位子就弄到社區的道路上,已經行之有年
因為她年紀有點大了,沒工作,所以大家也就認定她是個沒水平的老太太,嘮叨的三姑六婆,就任她去

她用的方式也類似政府
她在社區扮演一個傳聲筒
她會跟所有新來的人打好關係,了解對方工作,小孩幾歲,房子買多少,開什麼車......
然後她會用你的秘密跟其他人交換秘密
久而久之,全社區的消息她最靈通
她一整天在社區跟別人交換訊息,所以你如果夜歸,喝醉,跟老婆吵架,打架,失業等等大小事都會在她手中

日子久了她就越來越過分,不只東西放到道路上來占用,內褲掛在別人的窗台跟郵箱上(就是我的),我何等人物,她竟然把她的內褲曬在我的信箱上只因為金屬信箱比較熱,比較快曬乾,這就過分了,而且屢勸不聽。晚上回到家,她就穿著老太太內衣大剌剌的坐在路中間,讓我們要停車得繞過她~
當然不只這件事情,鄰居有個太太,是個後母,很勤奮,兩個前妻的跟兩個親生的小孩都教得很好。有一天,前妻的小孩青春期發作,跟後母頂嘴,老太太聽到了,就故意在後母出來外面的時候,丟一句話:「後母在苦毒歐」
從這件事情開始,大家才開始接觸。
為什麼之前沒接觸?這什麼意思?因為,在此之前,前面講過這個老太太是傳聲筒。她把每個人都分化了,她跟A講你的壞話,常常講,A自然會比較提防你,縱使A不相信。所以你很自然不太能跟A來往。你不知道為什麼A在防備你,你只覺得A好像跟你比較沒話聊。然後她又用她跟A聊到你的時候,A所回答的場面話,例如:「嘔,老師就是有寒暑假」「噢,她們薪水高啊」原封不動的來告訴你,A只是無心之言,但是你跟A不熟,當然會覺得A為什麼這樣子批評別人,殊不知,這都是這種老三姑老六婆伎倆高超之處,她讓每個人成為孤島,所有人就都需要透過她這個傳聲筒來獲取別人的訊息。於是她說風就是風,她說雨就是雨。
在此之前,我們跟那位後母的訊息都是透過傳聲筒得知的,所以一樣彼此也並不喜歡對方。因為這件事情,我們終於忍不住跨出去幫這位後母說話,這個後母非常驚訝,然後,彼此互相往來,小孩也互相拜訪結伴打球,甚至一起出去看二輪電影,逛一中街,寒假坐火車去玩。
此後,我們也開始跟其他的鄰居拜訪,交換一些這位老太太的行為的訊息,我們決定要把被占去的位置給討回來。有些鄰居是不支持但也不反對的,他們也認同我們的做法,但是他們不想參與;有些則是相見恨晚的,原來大家都討厭那個老太太,只是因為自己每天都要上班,沒那個空閒時間漂白那個老太太一整天散播的謠言,所以雖然偶而曾經在不同時間奮起了,也都被老太太謠言傳聲筒給打敗,只好灰頭土臉的繼續接受老太太統治(很熟悉嗎?這一段)。
現在,換成那個老太太鎮日躲在家裡面,放棄她原來最愛的拉類打屁東家長西家短,挑撥留言手段。那些金桶,收掉收掉;占位子用的花盆,收掉收掉;曬在外面的衣服,連鐵架也都收掉收掉,統統收掉。

說實話,這些空間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為什麼要寵她寵得豬上灶?為什麼要接受老太太的統治?也是我們自己圖懶圖清閒,想要別人幫我們過濾資料,不主動出擊放棄彼此關係所造成的。

這個故事雖然是個很囉唆的家常故事,但是也能用在眾人之事上。不是嗎?放棄孤島的心態,有力氣的時候,多跟其他孤島接觸,就能避免這樣的事情。很多孤島都已經注意到傳聲筒的問題,開始在跟其他孤島接觸,也有些偉大的孤島已經拍出很棒的作品,辦過很棒的活動。
當然,傳聲筒的力量很大,老太太,嗜說如命的人,不跑個舌頭,不搧風點火的日子肯定難過,她難道會從此放棄吃屎?孤島們的作品、活動,不見得每次都會很成功。她會不會成為進擊的老太太?嘿嘿,我們拭目以待。
__________________
多少人走者,卻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著,卻如同死去
我想說的都在

跟這
停權中
舊 2014-01-28, 10:43 AM #108
回應時引用此文章
吉他之繩離線中